首页  »  都市言情  »  【卑诗系情(新版)】(50)【作者:超级战】加载中加载中
【卑诗系情(新版)】(50)【作者:超级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53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章  实际上在这里杜立能又再一次被点交,办完交接手续以后原来那位带兵官便走回车站里,只有他跟着士官长上了吉普车继续茫茫然的旅程,不过这次只过了十五分钟他便被套上眼罩及头巾,然后绕来绕去的不晓得弯了多少路,等他重见光明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一个类似大型防空壕的水泥碉堡内,望着偌大的结实拱形建筑物,他直觉上这应该是个隐密的机堡或飞弹仓库,否则戒备不会如此森严,因为除了陆海空三军各有卫兵在站岗以外,两辆架着轻机枪的宪兵巡逻车杀气腾腾地分别停在出入口两侧,车上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地正襟危坐,感觉就彷彿是怕他会突然逃走似的。  跳下车之后士官长马上又把他交接给等在旁边的三个人,这群人全部穿着迷彩装,身上既没臂章也看不出军种,带头的傢伙只是把文件夹双手递给他说:「请在报到单上签名,然后拿着你的随身行李立刻跟我们进营区。」  这次的营区是个关卡重重的训练基地,那种层层防护和伪装的神秘措施,就算是个傻瓜也能感受到那股严肃的气氛,打从报到那天吃完早餐开始,一被带进独居室去换上迷彩装及戴上面罩以后,杜立能便已心知肚明,这是情报单位才会有的基本配备,在这里六个人一起接受特训,但除了回房时间能脱掉黑色面罩,其他时候是谁也见不到同伴的真面目,没有得到教官允许他们不能私自交谈,对外通讯更是一概禁止,唯一的休闲就是每周床头会有一本杂志和一场电影可看,其馀时间不是在接受各种特殊训练便是一躺就睡,因为所有的课程都必须劳心劳力,套句小说用语就是他们过的根本是非人的生活。  在这个所有人全都蒙面禁语的训练基地里,山训、伞训、潜水、易容、开锁都算是小儿科,真正难熬的是刑求和逼供,除了饱受毒打与精神煎熬以外,最恐怖的是禁锢活动,那不仅是被单独囚禁在窄小的山洞或水牢内而已,最令学员害怕的是全然的黑和百分之百的艳红,只要你一张开眼睛,触目所及全是单一且异常刺眼的颜色,而且那并不止是一、两天的训练,杜立能熬到第八天终于投降,但早在他按下求救铃之前,已经有四梯次的人比他更早放弃,能赢过他的只有两个,一个只比他多撑了二十几分钟、一个则是教官口中的创记录保持人,据说那位美少女整整撑了十天才放弃,可是不管有多少人对此存疑,这终究是个无可考证的灰暗之谜。  有人事后得长期接受治疗、有人差点变成精神病患,不过真正被退训的学员很少,除非是真的身体或心理已经被评定为报废阶段,否则还是会依各类教官所打的分数经过综合筛选以后,再适才适所的进行分发,那些不知从哪儿挑选进来的女生听说还得接受性爱训练,尽管小杜总以为那是一项传说而已,可是后来因为有位女学员受不了床上的『过度训练』而自杀,这才使得营区不得不被迫检讨改进,毕竟能雀屏中选的都是万中挑一,若是因此浪费人才绝对是莫大的罪过。  五个月特训结束,梯次假十天,但这次回家他只走动了几个地方,其他时间几乎都窝在家里陪父母聊天,就算有狐群狗党来访也懒得出门,因为现在的小煞星业已脱胎换骨,除了整个人显得精神奕奕却无比稳重以外,他好像嘴角不时都挂着微笑,很多事他都不曾跟别人提起、不少感触也兀自藏在心底,除了每晚都从抽屉拿出那条十字架项炼把玩、还有便是竺勃和同学合拍的六张照片总是让他百看不厌,一想到那个飘然而去的身影,他心里的痛便会一直蔓延,直到彻夜难眠亦不愿放弃那股思念,然而有个一望无际且景色朦胧的海洋似乎永远横亘在眼前,令他无论怎么寻找都看不到一丁点边缘。  再度告别家乡回到营区的杜立能竟然是被分发到海外,起初他以为是要去执行任务,不料却是被送到韩国及日本北海道去接受雪地作战训练,这在亚洲国家算是崭新的学科,所以前后三个月下来他竟然被白雪给晒黑了不少,这种结果外人肯定很难体会,但他倒是乐而不疲,甚至希望能展期结束,因为第一次出国的新鲜感及异国的风土人情与食物,使他心灵的视野又拓宽了不少,可惜军人并非自由之身,正当他打算好好学习日文的时候,上面却把他调回台北参加密集的英语课程。  所谓的英语速成班就是六个老师只教一个学生,甚至可以从二十六个字母及音标教起,听说有好几位非英语系国家的知名演员在进军好莱坞以前也都经过类似的课程,原来这一套训练方式竟是从美国中央情报局流传出来的,而且是各种语言都能在六至八个月之内速学成功,因此就在这种密集教学之下,杜立能原本乱七八糟的英文就像忽然被打通任督二脉一般,半年不到便已突飞勐进,特别是他的会话能力更是叫群老师刮目相看。  英语课程结束,他利用七天的假期回家和角头份子聚了几次餐,丽雅也跑来陪他睡了两夜,之后他便被分配到一个异常轻松的单位,他穿便服、蓄长发,每晚到附近一所知名大学的日文系去上课,部队甚至还帮他弄了一张夜间部的学生证,奇怪的是他白天在办公室里,只要是尉级军官以下的都称呼他『长官』,甚至还有两名老士官长变成他专用的侍从士,起初他很不习惯、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因为他只是个提前入伍的充员兵,却从未戴过阶级臂章或换上正式的军装,因此让那么多职业军人天天朝着自己敬礼感觉自然很诡异,一直到了快三个月的时候他才收到一张派任令——〈空军一级参谋?隶属单位八八七九?人事情报官杜立能少校〉,前面的级职单位对他而言并不重要,可是当他发现少校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站起来大声问道:「士官长,这份公文是不是打字打错了?我的军阶怎么可能是少校?」  姓莫的士官长慢条斯理地走过来应道:「当然没有错!这是你的派任命怎么可能会出错?如果你不是佔着一级参谋的少校缺,上头怎会把我和姜士官长派来侍俸你?放心的收下吧;不过你也别太高兴,这可是得帮国家卖命的杀头工作,下面还有一张东西你先看完再说,至于签不签名你就自个儿多斟酌几天啰。」  仔细看完信封里的契约书,大约思考了一小时之后,杜立能在签名栏里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但是这还不够,因为这等于是一份卖身契,必须父母也同意签署才会生效,因此他连夜把那张东西拿回家给双亲过目希望能获得认同,可是当母亲的立刻反对,父亲亦始终保持沉默,僵持了快两个小时他妈妈才又沉声说道:「以前你如何为朋友两肋插刀、成天打打杀杀我都挺你到底,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我比谁都清楚你的本质和脾气,我知道你绝不会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是这次不行、不管再怎么说我都不会同意,什么叫签约后即使妻子儿女也不能得知你真实的身份?而且还永无退役之日?这样尔后你怎可能有个温馨甜蜜的小家庭?报效国家可不需要这样盲目的去卖命,还说就算已七老八十只要国家徵召依然得无条件牺牲,这算是人说的话吗?即使死亡或伤残的安家费可以买三、四间新房子,但我只盼望你能为咱家传宗接代,可不想哪一天你变成无名英雄让我抱个神主牌位回来,天底下没有哪个父母会用子女的性命去换算金钱,这样你听明白了没?总而言之这件事情妈妈就是不准!」  听老妈叽哩咕噜讲了一大堆,杜立能既不回嘴也没生气,因为他已经长大也成熟了许多,对于父母的爱他比一般人瞭解的更多,所以他安安静静地把那张契约书放回信封以后才开口说道:「没关系,明天我把这张纸退回去就是,现在我想陪老爸喝一杯,老妈,能不能去拿瓶你珍藏的好酒出来?」  当妈妈的这才放缓语气应道:「你就算想把地下室的藏酒都喝光也没关系,反正就是不准给我去当什么狗屁情报员!对了,你不是很少碰酒的吗?」  说归说、问归问,好酒提上来以后他母亲还是赶紧跑进厨房去张罗小菜,剩下父子俩面对面坐在客厅的时候,他父亲这才低声说道:「我猜部队还是不会轻易就放你自由,否则不会给你那么多的特训,那可是要花掉不少银两的,假如事情真如我所预料的,你要回部队以前最好去公道伯那边绕一下。」  听父亲主动提起公道伯,杜立能连忙举杯为敬的问道:「老爸,当年你跟老妈是怎么认识的?我猜你们俩的婚事应该颇为轰动?」  乾杯以后他父亲才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你真的长大了!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放在心里就好,老爸疼爱你妈疼爱了一辈子,所以你最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有些事睡着了就不要再去吵醒它,这样人生才会比较快乐。」  两个男人关于此事的实问虚答就在第二次碰杯以后结束,接着他母亲也端着一大盘小菜加入战局,三个人喝光了一瓶白兰地才让小杜离开家门,当妈妈的只惦记着契约书的事,一再叮咛要早退为妙,却没料到儿子会跑去庙口找公道伯聊天,老少两个也不晓得有啥话好聊,竟然在厢房内嘀咕到破晓时刻才由东华和火炉他们开车直接把他送回部队。  虽然把契约书交给士官长退了回去,但上头却毫无反应,他的生活也没多大变化,只要他人一进办公室,照常是茶来伸手、翘着二郎腿翻看报纸就可以,无论再多的公文或密件他都能轻松处理完毕,很多人都想像不到他满是厚茧的双手能写出那一手好字,就算是书法也毫不含煳,三种字体写来皆能得心应手,后来有些人家里要办喜事甚至还请他帮忙写请柬,有两次他心血来潮顺手帮印刷简单的来宾签名布画上龙凤呈祥的彩色图桉,从此慕名而来的年轻女军官或僱员成天都有人想找他约会,如果有人认为世上并没所谓的命中注定这回事,那么小杜只能告诉你~~当桃花运降临的时候真的是高山都挡不住、而且连你想要都不行!  不过即使是流连在温柔乡里,风流韵事让旁人看的两眼发红,别说最漂亮的女军官与约聘僱美女络绎不绝,那些姿色出众的女大学生更是一下课就缠着他不放,不过杜立能却不曾迷失在脂粉堆中,虽然环境允许他玩世不恭和纵欲床第,可是他的责任也在不断加重,先是承办了一次绝顶机密的三国联合作战总动员计划,整个过程的繁複和精细并非外人所能想像,从起草、缮稿、绘图全部由他一个人独力搞定,为了百分之百保密,前后有三个月时间他都被关在一间与世隔绝的大办公室里埋头苦干,除了兵力佈署及飞弹与其他各项武器的调配,就连后勤补给与伤残补助亦须钜细靡遗的罗列清楚,所以工作之烦重可想而知,唯一能进去陪他聊两句的只有莫士官长,那还是帮他送餐或泡茶的时刻才有机会。  每晚的宵夜都是由官拜少将的联队长亲自外出购买和送达,那种无微不至的照料意味着这份计划书之重要,因为攸关个人的官运与前途,所以部队里的重要干部全都比小杜本人更慎重其事,每隔两天才能在早上有两个钟头的放风时间,可是也不知是谁把消息透露出去,每次只要他一踏进营区附近的小公园去蹓躂,必然都会有女孩子花枝招展的等在那边,后来上级为了安全起见,竟然特别在营区外开放一间神秘小屋让他去行云佈雨,不过只要他一搂着美女走进屋内,除了原本的便衣哨兵以外,自动前来四周护卫的同袍至少都有二、三十人,使得那些在屋内浪叫不绝的女主角总是一踏出门外便羞得满脸通红,只是这个大家心照不宣的默契始终维持得很好,无论是谁都不会突然冒出任何一句煞风景的废话。  到计划书完成为止,有人帮他作了一份清单,四十多个美女当中,只有三位曾经两度进出那间小屋,而且身份分配的很平均,也就是女军官、大学生及僱员各一名,面对这么多的莺莺燕燕,别说年轻的充员和军官会各各跃跃欲试,即使是老士官长及校级以上的主管亦纷纷在打听有哪个能够一亲芳泽,有人或许以为这个社会还很保守,可是在小杜有意无意的暗示之下,最少有六、七个女主角没多久便和他的同袍进了宾馆;幸运的是其中有两对日后还步上了红毯。  更多的暗杀伎俩和搏击仍在暗中进行训练,因为小杜与其他情报员随时都有可能出动,由于他本身便是人事情报官,因此有多少同志被派任在海外工作他清楚的很,尽管各不同单位的特工彼此也在搞保密防谍,但他自从办过那份计划书以后身份已经更上一层楼、可以审阅的机密资料和等级自然也愈高,所以别说陈镇国将军从小到大的档桉照片他全看过。  就连他儿子在加拿大修硕士班的费用清单亦一清二楚,然而他最想得到的却是李子阳父子和某些警员的资料,以前别人用国家机器对付他,现在轮到他可以躲在暗处伺机而动了!然而事情并没如他所想的那般顺利,可能因为单位不同或其他因素,李子阳父子的档桉竟然注明已被不明人士借调中,虽然基本原始档不会被悔灭,但若要动到国家库存的缩影正本必须签名说明理由才能调阅,为了不想打草惊蛇,所以他只好暂时隐忍下来,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以他目前得天独厚的优势,想逃过他的追寻没有多几把刷子绝对不行。  就在他服役即将满两年的时候,一个紧急事件发生了,原本派驻在南美洲的一位情报单位主管,竟然把一笔庞大的经费拿去与当地毒枭挂勾,除了和黑社会份子连手扩大地盘以外,甚至还包娼包赌吸收年轻人成立飞车党控制山区居民,其实对本国政府而言这些仍不打紧,但更恐怖的是这傢伙竟然开始玩起贩卖和交换情报的游戏,这么一来他的上级长官当然会坐不住,可是在那几个拉丁国家错综複杂的边界地带,奉命前往缉捕的人员业已挂掉两名,而且在各方压力接连而至之下,当地的副主管只好不断向国内求援。  起初不知哪个白痴主张採用诱捕方式,想利用陞官调职法将该员骗回台湾俯首就擒,可是这个笨方法当然无法奏效,后来虽然又紧急派了一位高手过去想要执行狙杀令,但过了十天却音讯全无,依照作业流程判断,这位上尉也已经牺牲,所以整份卷宗最后才会摆在杜立能桌上,他仔细把所有资料都看了三回,然后便开始评估要如何完成这次任务,这个命令并不需经过任何形式的告知,打从卷宗出现那一刻他便已心知肚明。  生平第一次的正式任务他可不愿失败,因此连夜把那位主管的人事资料调出来从新判读,名字他并不陌生,以他差不多能够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他晓得自己曾经签署过这傢伙的派任令,原本忠贞考核及操守分数俱属一流的特派员会忽然变节,原因就出在手上握有一笔庞大的採购费用,或许是见钱眼开、也可能是其他因素,总之一场国际风暴眼看就要形成,所以上面才会毅然决然的下达狙杀令,起先杜立能还有点奇怪为何不照会盟国,让他们就近派人去处理,直到他从附件的光碟里读到真相以后才恍然大悟,几近天文数字的金额原来是要购买某种稀有原料,那是要制造毁灭性武器之用,难怪会怕其他国家知道。  叶光辉、三十九岁的空军上尉,情报进来说是正在准备逃离南美洲,可能有第三国的情报单位已经和这叛徒接洽完毕,预定要在巴黎帮他接机,在此之前南美洲最大的贩毒集团会保护他直到纽约转机完毕为止,用化名订的机票及假护照的影本都附在电文内,所以在第二天早上的紧急会议里,杜立能被上级要求立即出发,务必要在甘迺迪机场将目标击毙,而且后果只能自负,到时候是生是死或是得坐穿牢?,就端看小煞星的造化与运气了。  出勤任务表面上随即启动标准作业,但当晚直飞纽约的班机上并没有杜立能的踪迹,事实上他已经早一步搭上飞往吉隆坡的航班,因为根据他的研判,姓叶的不可能冒险跑到美国去转机,那很可能会是自投罗网,毕竟美国中央情报局可不是省油的灯,所以他判断这条线索是叛徒故意释出的假消息,在透过管道与星马泰三国取得三日内的乘客名单和资料以后,他马上召集一个五人小组历经三个钟头的过滤与比对,最后由他决定要在马来西亚动手,这样若是他目标错误或狙杀失败,派往纽约的那位还来得及在巴黎完成任务,不过这只是以防万一,如果说特务工作会出现什么奇蹟的话,不外乎就是执行者拥有绝对的自信心而已。  抵达吉隆坡机场以后,杜立能先里里外外把整个环境都观察清楚才住进附近的饭店,他先睡了一觉才起床把自己装扮成一位中年商人的模样,接下来还有两小时的等待,假如他判断正确,叛徒一定会从曼谷搭乘兰花航空飞到这里来换机,这个狡猾成性又聪明过度的傢伙自以为小心翼翼便可天衣无缝,殊不知就因为他步步为营且机关算尽,反而因一再转机而露了馅,按理说若是从澳洲的布里斯本转机到泰国,由于曼谷可算是全世界最大的转运中心,要直飞欧洲轻松容易,绝对没必要再飞到吉隆坡来多此一举,除非是在此地另有工作,否则便是画蛇添足,所以不管他用了几本假护照都没用,再加上彼此所学的易容术都来自同一群老师,故而小煞星才能万中择一的锁定就是他!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